为什么有时候少即是多


当今社会,为了开阔眼界,改善生活,人们想把他们的日程安排到最紧,他们尽其所能做每一件能做的事儿。在物资充沛的今天,我们想拥有一切,完成一切。但是,这种态度当头撞上了不幸的事实:我们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我们不能在所有领域都是专家,我们不能拥有所有的玩具,我们也不能经历所有的事情。不仅如此,拥有和完成所有的事并不一定会让我们更幸福。实际上,我们会发现自己的橱子里塞满了从来也不用的垃圾,日程表上写满了我们不能完成的任务,至少不能很好得完成。相反,我们应该专注于我们应该做的事,思考那些对于我们的幸福最基本的事。

为避免淹没在无用的工作中,你需要采取本质主义的原则。

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各种人和责任,我们在其中找寻着最重要的那些,也就是我们的优先事项。即使我们齐心协力从所有任务中选出我们的优先事项,最后手上还是有太多事情。这些过多的任务极大地影响了我们的效率。但是幸运的是,我们可以通过采取本质主义的方式直接找出优先事项。本质主义主要包含以下四个方面:

干得少,但要干得好。本质主义的基础是不断从你的生活中选出并去掉那些不重要的事项,并且将剩下的事项做得更好。
摒弃要完成所有事的想法,而是选择你擅长的特定的方向。本质主义不是在很多领域取得一点进步,而是选定一个方向,在那些于你最重要的事情上大有进步。
时常自我剖析并据此更新计划。决定哪些事情值得做哪些要舍弃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本质主义者一直在衡量他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值得花时间做,还是应该将其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富有成效的领域。最后,当本质主义者从琐碎中选出重要的几件事时,他们会立即落实到位。虽然这看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是大多数人离目标还很远。

如果各种事情使得我们不堪重负,那我们就会丧失为自己做选择的能力。你是不是经常说“我必须”而不是“我选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已经在非精粹的道路上。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丧失了从“习得性无助”中来选择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已经习惯了不堪重负的感觉,所以选择被动得接受生活。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点,请看下面的例子:名词“习得性无助”源于狗身上的实验。实验中,狗会受到电击。其中一些狗收到了杠杆,杠杆可以阻止电击,一些狗收到了类似的杠杆,但是没有阻止电击的效果,最后一组的狗根本就没有受到电击。随后,把所有的狗放进一个大盒子,这个盒子分为两部分:一半释放出电击,另一半不发射。已经经历之前实验的所有狗,有机会阻止电击和根本就没受过电击的狗都跑去了盒子里没有电击的那一半。但是,之气那些杠杆没有用的狗,继续呆在了有电击的一半,没有挪动。换句话说,它们学会了无助。如果我们放弃选择的权利,本质上就给了其他人替我们做选择的默许。当人们觉得自己的努力无用时,他们一般会有两种反应:他们要么完全放弃,要么过分积极,接受任何摆在面前的机会。一开始,他们的积极性可能会表明他们没有习得性无助。但是这些人并没有真正行使他们进行选择的权利,来选择对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只是做所有的事而已。另一方面,提供选择的人才是真正掌握权力的人。

接受“少而精”的概念,明白取舍是人生固有的一部分。

如果你有能力可以回到过去,通过在一个公司投资得到一笔财富,你会投资哪一家?IBM?微软还是苹果?对一些人来说,这些公司的成功会让其成为一个选择,但实际上美国西南航空的投资回报才是最大的。事实上,西南航空在一段时间内非常成功,就是他们专注于本质主义的其中一条原则:将重要的几件事做好。他们没有给顾客提供很多选择,像头等舱,餐食和座位预定,西南航空专注于一件事情:将乘客从甲处运到乙处,仅此而已——不提供不必要的服务。他们意识到如果他们尽力做每一件事,毫无质疑会失败。但是,通过将几件事做到极致,比如将乘客载到目的地,就会成功。采用这一方法就意味着愿意主动取舍,而这是非常困难的。去除不重要的事项,只留下最重要的那些,看上去非常简单,但实际上,最终结果就是我们觉得自己能做所有的事情。例如,人们都看到了西南航空的成功,美国大陆航空决定模仿他们的策略。但是,大陆航空错误地决定他们可以做所有的事,而不是去掉其他只留下重要的几件。他们的方法就是继续保持之前的航线,然后设立了另外一个品牌——大陆航空的小大陆,以提供廉价的服务。但是,双政策造成运营效率低下,这意味着大陆航空的小大陆并没有价格优势。最后,因为他们不能牺牲那些不重要事的来专注于重要的方面,损失了数百万美元。

给自己空间逃离,更大的眼界会帮助你从琐碎中选出本质。


当今社会,几乎没有人能有时间感到无聊。像智能机等现代技术意味着我们可以拥有海量的交流和娱乐。没有人喜欢无聊,这听起来很不错。但是无聊实际上是有好处的。一段无事可做的时间会给人机会来想清楚哪些是必须要做的。为了保证你会有这么一段时间,每天在你的日程中拿出一个间歇让自己逃离:去思考。在日程中创造一个空间来思考一下人生——你面临的一些选择、问题或者挑战——这会帮助你评估哪些是重要的,哪些不是。实际上,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些人,像牛顿和爱因斯坦,就采取了这一技巧。他俩都通过独处来逃离,因而得以有时间思考开创性的理论。现在大多数成功的总裁也是这样做的,每日在日程中设置几个小时的“空白时间”用来思考。但是,逃离并不仅仅是将重要事情分离出来的一种方式;你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确保自己专注于整体架构。通常人们迷失在微小的每日事项中,以至于忘记了自己一开始做这些事情的原因。为了一直专注于重要的事情,本质主义教给我们要一直专注于整体架构。其中的一种方式是记日记,但并不是要记下你经历的每一件事,而是强制自己尽量写得少一点。这就要求你回顾每一件做过的事情,然后筛选出你认为是本质的那些。如此一来,随着你重读日记的分录,就会看到整体架构显现出来。

在玩耍中延续创造力——不要忘记腾出时间休息。

不幸的是,我们成年人喜欢严格区分工作和玩耍,认为玩耍不重要、无价值,玩耍只是娱乐,并且对于我们达成目标没有帮助。也就是说,是浪费时间。但是,本质主义者意识到了玩耍是激发灵感很重要的一个工具。如果你想发现生命中重要的东西,可以利用玩耍来放空自己,这样就可以有创造力地来发现。玩耍能达到这一目的,因为:l  它帮助我们在各种想法之间建立新颖的联系,而这些是我们通过其他方式所想不到的;l  它是压力的解药,而压力是导致效率低下的一个重要原因l  它帮助我们优先安排和分析任务事项。我们可以在诸如推特网,皮克斯和谷歌的文化中看到玩耍的重要性,这些公司在公司里提供即兴喜剧表演课程,或者在办公室装一只巨大的恐龙,又或者放置成千上万星球大战里的人物摆件。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他们知道好玩的员工是有灵感的、富有成效的。但是虽然玩耍非常重要,但是其地位也不能超过休息和睡眠。非本质主义者觉得睡眠和玩耍一样——是奢侈品,是对时间的浪费。这一想法完全弄反了,因为睡眠有助于思考,有助于在清醒时间关联一些想法,提高效率。实际上一小时睡眠可以在接下来的一天带来好几个小时更有效率的时间!事实上,研究表明连续24小时不休息,或者一周内每晚睡眠时间4-5小时造成的认知损害跟0.1%血液酒精浓度造成的损害时一样的——足够让你的驾照被扣留。

要坚决去除那些不必要的事情。

我们经常会错误地认为,所有的任务和责任在某种意义上都是重要的。你肯定经历过以下过程:当春季大扫除清理自己衣橱的时候,一开始你心想“如果我再也不穿了,那就必须扔掉”,但是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做了一些例外,并且告诉自己“我知道自己永远不会穿这件嚎叫野狼的T,但是万一哪天又想穿了呢!”所以,最后你的衣橱还是跟以前一样塞得满满的。所以该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呢?简单来说就是严格执行自己的标准。一种方法是采取“90%原则”。首先,思考那些对于你的决定最重要的标准。比如,如果你在整理衣橱,标准可能就是“我还有可能穿这件衣服吗?”然后给其0-100打分。有了“90%原则”,任何低于90%的都是零(即使89%)。考虑所有选择后,扔掉打分低于90%的东西。另外一种方法是要决定“如果一件事不是明确的是,那它就是否。”将这一方法实施的一个简单途径就是列出要留下一件东西最基本的三个条件,加上你想让其拥有三个理想条件。那么当你决定取舍的时候,这件东西必须满足三个基本条件和至少两个理想条件。希望这种思考方式会帮你防止琐碎的事情溜进来。例如,衣橱里那件嚎叫野狼的T恤肯定不会满足三个最基本的条件(1)“时髦吗?”(2)“我会每天穿吗?”(3)“我穿这件T恤的时候没人会笑话我吗?”

对非本质的任务说不,并且好好计划本质的事情。

所以一旦你列出了需要做事情的清单,就是想要实现目标必须要完成的事后,接下来要怎么做呢?舍弃一件你再也不穿的T恤相对来说容易一些,但是当牵扯到其他人时,事情就会变复杂。我们害怕拒绝,觉得很别扭,而且很害怕令身边的人失望,担心拒绝别人可能会影响我们跟他的关系。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应该要拒绝,只有那些真正要紧的事情才要接受。为了做到,你需要将决定和关系分开。拒绝带来的后悔可能会有十分钟左右,你会担心被拒绝人失望,或者错过一些什么,但是接受带来的后悔可能会长的多。永远要记住,不会拒绝不重要的事情可能会导致错失真正的机会。一旦你学会拒绝那些不是对你最有利的事情,就可以专注于计划剩余的真正重要的事情了。通过一个本质意图来明确自己的目标:一个鼓舞人心的、具体的主要目标。例如,想象一下你的目标是终止世界饥饿。这个目标既不鼓舞人心,也不具体,所以不能作为你的本质意图。努力追随这样一个目标会因其模糊性而变得累赘。现在考虑下面这个目标:为下九区的家庭建造150间他们可以承担、环境友好且防雷击的房子。这一目标不仅鼓舞人心,而且明确具体。也就是说,你的目标非常明确。检查目标明确与否的一个方法是问你自己:怎样判定我已经实现了目标?如果你可以合情合理地回答这一问题,那你就非常明确自己在干什么了。

通过放弃失败的事情和设定界限来停止做不必要的事儿。

你有没有明明知道一件事毫无意义,但却因为只是投入去做了而做的?很多人会掉进这个“成本偏差”的陷阱。 “成本偏差”是持续向已经知道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持续地投入钱、时间和精力等。不幸的是,每一次小的投资都让我们变得更难放弃,这就在让我们的损失进一步增加。为了说明这一点,想一下协和飞机那大大的失败。虽然协和飞机是工程学上的一大成功,但是成本让其无法盈利,注定了商业上的失败。尽管如此,法国和英国政府陷入了“成本偏差”的圈子,持续投资40年,而自始至终都知道这投资大多都收不回。只要有勇气承认错误和失误并且放弃,就可以很容易地避免陷进这一圈套。如果一件事情非常明确会失败,那就不要害怕减少损失,果断弃船上岸。另外,可以通过设立清楚的界限来完全避免这一现象发生。大多数非本质主义者认为界限是不必要的限制,实际上它在基本层面上是释放自由的。例如,想象一下,一个繁忙商业街上的操场,孩子们只能在靠近教学楼的一小部分活动,老师们需要看紧孩子们只在界限内活动。但是如果设立上栅栏,明确区分孩子们的安全活动区域将会如何呢?这样的话,老师就可以更好的利用自己的时间,因为不用担心孩子们会去车多的街边,在栅栏内的空间里孩子们也可以尽情的玩。界限不是用来限制人的,而是让人们的生活更简单、更享受。例如,可以在家庭和工作中间设立明确的界限。如果孩子不能带到办公室,那工作就不能带回家。

一直坚持最重要的事情要求人要去除拖慢速度的那些事,并且要好好准备。

一旦你决心采取本质主义的原则,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步骤:执行。成为本质主义者要求你要找出拖慢节奏的事情,然后去掉它,而不是找方法避开这些事。例如,假如你是童子军军团首领,需要在天黑前扎营。公平起见,每个童子军背包里的供给都会一样的。但是,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有的童子军比其他人快得多,这样团队就分散了,后面的孩子会有落下的危险。你第一个(非本质)解决方案是时不时的停一下,以让后面的人跟上。然后让后面的孩子上前面来保证大家在一起,但是这只会拖慢所有人。最后,你会看到本质主义者的解决方案:将速度慢的孩子的一部分行李交给速度快的那些孩子。通过思考本质主义的原则,问题得到解决。另外,通过做准备,你可以避开不必要的障碍。我们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假设自己的计划会按预期的进行。但是一个本质主义者就不会这么想。他们会假设可能会出现问题,然后做必要的准备。无论做什么事情,是送孩子去学校还是做工作汇报,要给你自己预定需要完成的时间50%的缓冲。这样就可以留出空间来修正那些会拖慢你速度的事情。

本质主义者的生活围绕自己展开,一步一步展开日常工作。

如果你曾经一口气就做成了一件事,那你肯定是碰上好运气了。大多数时候,事情不会这么容易。现实生活中,成功往往是在之前进展的基础上一步一步积累得来的。小的成功会带来动力,给人继续前进的信心。另外,小的成功给人以机会检视自己是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虽然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进可能会使人沮丧,要记住这一小步的结果影响深远。就加拿大里士满的警察局作为例子。很多年以来,他们致力于通过彻底的手段降低屡犯的犯罪率,诸如更加严苛的法律和更加严重的惩罚,但是收效甚微。后来他们决定完全改变预防犯罪的方法,一小步一小步地实施:当警察看到人们做好事的时候,比如将垃圾扔进垃圾桶而不是扔在大街上,就会给他们一个奖励,免费电影票或者青年活动的票。这些措施帮助青年人远离大街,实施措施十年过去了,屡犯的犯罪率从60%下降到了8%。但是无论你的方法是什么,都需要保证要通过设定一个程序来实施这个方法。程序会养成习惯,长此以往困难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因此制定一个与目标一致的程序是非常明智的。例如,奥林匹克运动会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的教练让其训练期间遵循一定的程序。菲尔普斯睡觉前和起床后,他就要想象一个慢动作的视频,视频里是他认为最完美的速度。随后他要在训练中模仿这一视频。非常肯定的是,他练习这一程序已经很长时间了,所以在奥运会上这一习惯就发挥作用,他一次又一次地游出了最好的速度,赢得了数块奖牌。

论一件事看起来如何对我们的目标和幸福重要的只有几件事其他的都不重要专注于这几件基本的事情学会做得少而精们就可以创造一种更高效更有成就感的生活

生活中,尝试将事情进行削减,而不是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责任和物质。在你的思考和日程中,去掉越多的无关紧要的事情,在生活中你就会更得心应手,那些真正关键的事情就会处理地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