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7, 2017

“我执”是一切不安全感的根源


​​​“我执”是一切不安全感的根源。有着一个“我”的执念,就伴随了要维持一个“我”的痛苦,真我亦在这份辛苦中消失了。缺乏自我实现带来的满足感只得转而通过消费缓解。买更多、用更多、消费更多、囤积更多,只为了感觉到那一份“我执”带来的虚妄的快感。

不安是最大的恶。好友为财物或言语反目,家人为互相的抨击成仇。正因为不安,才需要很多很多的证明。感情里更如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男人对他的爱人有很强的占有欲,甚至不许她和其他异性交流。错误的根源不在占有这一行为本身,而来自他自身安全感的匮乏。通过奴化女性,他切断她与外界的沟通。他觉得她若不能随时回复,就代表她有可能出轨。

这简直与真理背道而驰。任何人都需要交流,而何种情况的交流取决于这个人本身。内向的人更倾向于打字,外向的人直接面对人群。沟通带来与他人息息相关之感,沟通也给予个人身份的建构。用占有欲、规定裹挟一个人与奴隶无异。

缺乏安全感还可能引起心理疾病。最近,我决定抛下“我执”。我公开在社交平台分享我的观点并发起对话。当我与一位女士不带任何动机的聊天,只问些诸如她在哪待过,在哪学习过的问题的时候,她却突然说她已心有所属,且男友不许她和异性聊天。这对我简直如当头棒喝。我们的性别平等何在?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可以让女人相信他们只是用来保证他们那可怜的安全感的所有物、附属品?

作为一名极简主义者,我肩负着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分享“奴化”这一概念的使命。奴化与占有欲是一体两面的。女性生而自由的可以做她们喜欢或想做的任何事。她们享有如下自由:

与任何人交流的自由

从事喜欢的工作的自由

拒绝性行为的自由(即使在婚后)

拒绝怀孕的自由(即使在婚后)

婚姻的殿堂是属灵的。爱与束缚无关。女性同样是自由的生物,就算在一段感情里,也应享有与任何人谈话的自由。有人质询我是否是一个自由主义者,这与此无关。正确的定义在我这里就是消除任何形式的奴役。我在此号召全世界的极简主义者们,深刻思考这些概念,作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表率,并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