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7, 2017

歧视女生的诅咒


在过去,婚姻制度是建立在双方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的。当生活中更多地需要男性具有天生优势的体力时,女性就变成了弱势的一方。于是,她们被贱卖,虐待和歧视。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道理。”——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

简·奥斯汀终身未婚。在她生活的年代,一般来说,为了保障自己的生活,女性14到16岁的时候就会出嫁,奥斯汀的这种举动简直不可思议。

在今天,工作环境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女性却依然守着“男性应该养家”的观念。男性一人挑起家中经济大梁很棒,但是倒过来,女性工作养家,男性回归家庭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歧视到处都有。很多人都跟自己的女儿说,要嫁给一个比较有钱的男人,这样她们就可以待在家里照顾孩子,不用工作了。母爱总是被描述成一个主妇和妈妈,永远耐心照顾她的丈夫和孩子们。

很多人就觉得结婚是必须的,近乎强制性的。虽然很多女性都倾向于先在职业道路上有所成就,有些甚至从来不结婚。大众普遍认为男性不结婚,“喜欢玩”很正常,女性这么做就不太好了。婚姻对于男性来说是可选择的。要么就结婚成为一家之主,要么就不结婚“接着玩”。到了女性这里,选择就变成了:要么就结婚照顾家庭,要么就不结婚忍受歧视。

现在,“可替代性别”这个概念正在迅速改变这种状况。LGBT社区对男性和女性的绝对角色提出了质疑。在男性同性伴侣中,你很难说哪一个是处于被动的。我们用“被动”这个词(或者说“受”)来形容两人中比较“娘”的那位。而事实上是,这个不应该是婚姻当中的“被动”角色——不管是同性婚姻还是异性婚姻。

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女性朋友都应该在生活中享有平等的机会,有平等的机会去选择爱或者不爱,去选择结婚还是不结婚。女性都应该了解婚内也会有强奸,也会有虐待。在同居生活中也好,在婚姻中也好,女性都不应该对男性低声下气。

婚姻在这个年代也不再是“性和面包”的经济利益交换。我希望男女之间的激情可以永远不消退。但是如果两人的感情真的慢慢褪色了,我希望这个社会可以让女性在选择离婚之后不用面对各种歧视。为什么离婚的男性可以被接受,离婚的女性就不可以呢?

“处子之身”的概念很让人讨厌。男性朋友们经常表示希望可以娶到一位处女,但是却嘲笑仍然是“童子之身”的同龄人。“处子之身”对于两性来说都是一种选择,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要不要“破处”。我们应该明白,不管是男是女,都可以尽情享受安全的性爱。不管是不是处女,所有的女性都应该被尊重和诊视。

歧视在当下,是一种需要破解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