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而无当:政治叙事与现实的鸿沟

从万里长城开始,中国在建筑上的成就便总是与政治联系在一起。京杭大运河,三峡大坝,例子从古到今,举不胜举。君主要立功立德立言乃至千秋万代,政府要政绩和GDP,而背后的代价缺乏人问津。

钦州:“一带一路”不能代替软实力
钦州在短短几年间经历了“理想照不进现实”的阵痛。2013年,从中央到地方都很看好钦州。钦州由此成为了我国第六个自由港,并力图成为与东盟联系的门户。李克强总理表示,钦州有条件成为对外经济发展的战略支点。习近平主席也重点关切广西钦州港项目,并将其视为“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马来西亚总理2012年访问广西钦州时曾对钦州港的建设速度大加赞扬。而五年过去了,钦州港并未如描绘的那般。工业重镇的目标没有实现,政府支出反而在增加。响应政府号召而来的房地产商也空手而归,建了大量无人居住的空房。
钦州的产业结构比例2012-2015
来源: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钦州的财政状况不但没有因为钦州港而受益,反而受到了巨大影响。在2015年钦州市财政收支情况综述中写到,作为全是收入龙头的钦州港区近几年没有重大企业投产,税收增长动力严重不足。 2016年财政收入增收压力依然较大,财政收入下降了5.0%, 预算下降1.7%,而支出却增长了4.8%。
投资不足并非根本原因。在钦州经营葡萄酒进口业务的投资者Simon Pun表示,”各方面成长起来需要多年时间,整个过程很不容易,因为这需要有海关官员、投资者和受过培训的员工。”软实力才是吸引外商投资的关键,而这绝非如港口的建设速度一样,一朝一夕便可成功。“一带一路”是一根指挥棒,可不是万能的魔法棒。
 政治叙事里的中国“鬼影重重”
钦州并不是躲在宏大叙事下的个例,这一次受影响的不只是政府的财政收入,还有失去了土地的农民。江苏泰州中国医药城,地处上海与南京之间,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2005年江苏省委、省政府出台了打造“中国医药城”的决策。这里也是曾经的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的故乡。2012年8月,时任主席的胡视察了泰州,并受到了热烈欢迎。在这中国医药城的土地,是政府并采用了“强拆”的方式获得的, 并激起了村民的激烈抵抗。“开发商和政府部门采用期满、恐吓等手段诱逼村民签字。拆迁户之间的补偿标准也相差甚大,有的补偿单价甚至相差十几倍。”被政府强行征去,并没有公平的补偿标准,且失去了自己土地的农民被逼着走上了长期上访维权的道路
而通过政府强权得到的“面子工程”的土地究竟开发的怎么样呢?Wade Shepard,多家杂志的作者亲自到泰州考察了一番。在他的文章里,他形容整个医药城看起来就像一个鬼城。“整座城市没有流动,没有噪音,连人都很少见。而巨型建筑之间的巨大空地更是让这个地方看起来空空如也。”在Wade对在泰州发展不太顺利的一个美国人的采访中,他问道,为何“中国医药城”发展不起来,Chou说“没有足够的人口。”Chou在采访时,已经在泰州发展了2年,享受了1年多的免租金、低税政策,还是对未来的发展不乐观。而没有足够人口的原因,与前面为了得到土地而驱赶当地村民对比,又不免让人觉得讽刺。
泰州中国医药城
新加坡:知识经济与创新驱高效动政府决策
发人深省的现实背后,是政府执政理念的偏误。政治命令,不是理性与高效的代名词。新加坡用一代人的时间从内忧外困走向独立,到创造经济奇迹跻身亚洲四小龙,政府的效率排名世界第二。新加坡政府高效、清廉、精英化,并一直致力于优化政府计划和精细的执行
对于未来发展,政府转型知识经济并鼓励创新。“梦想、设计、实施”是新加坡政府政策发展和实施的最佳注脚。在没有足够的自然资源的情况下,人力是新加坡最大的资源。优秀、高效的教育系统为新加坡培养了走进政坛、制定政策、保证实施的精英。这些都与政治叙事无关,与个人崇拜无关,只与专业、高效、理性有关。